马云退位?

发布日期:2019-07-19

马云,要撤了。

《纽约时报》9月7日报道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计划周一(9月10日)从这家中国电子商务巨头辞职,投身教育慈善事业,但他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成员,并继续指导公司管理层。

这一天,出生于1964年9月10日的马云将迎来自己的54岁生日,这一天,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对于一心想把接下来的时间投身于教育事业的马云而言,这一天承上启下。

昨日(9月7日),马云接受彭博社采访的短视频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广为传播,他对彭博社说,他想念当教师时候的感觉,他自信做这些事情会比做阿里巴巴CEO做得更好。

“那会是什么时候?”在回答彭博社记者时,马云仰着头想了1秒钟后说:“你很快就会知道。”

至于报道是否如此,周一我们就会知道。

但阿里巴巴今天对外否认马云会退位:“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过去几天——严格来说从9月5日开始,马云在XIN公益大会的闭幕式演讲中,虽然依然激情澎湃,但言辞间已经暗示了些许蛛丝马迹。

“心里永远觉得我是商业的外行者,我其实进入商界完全是误打误撞,本来就想玩两年,没想到一搞搞了20年,最后还是会回到当老师这一行,我自己觉得我能够得心应手。”马云说。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我可以胡说八道,说了反正也没人听,没有人信,现在你讲话,别人有点信了,那就压力很大。”马云认为他处在一个微妙的处境,这种处境会让他感到紧张,“我其实每次参加任何活动,去讲话的时候,现在莫名其妙至少会紧张三天,跟以前真不一样。因为觉得身上有担子,有责任。”

作为中国最高调的企业家,这位阿里巴巴代言人无论走到哪儿都成为镁光灯追逐的对象,他的言辞往往被称为“鸡汤”,舆论往往既对他的妙语连珠心驰神往,又对其高调的言辞冷嘲热讽,不乏一些恶意。

马云选择退休时机微妙,一方面,此时中美贸易战正酣。特朗普奉行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中国的企业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冲击,阿里巴巴今年在美国的投资被拒之门外,美国今年拒绝了蚂蚁金服收购美国货币转账公司速汇金(MoneyGram)的申请。

“我们不能有战争,如果一定要有战争,那应该是面向贫穷的战争、面向疾病的战争、面向环境破坏的战争。我们应该一起去面对。我们应该找到共性,携手合作,那就能建立起信任。要去抱怨很容易,去指手画脚也很容易。但我们需要有人站出来说,这是问题,我们一起去解决,就能转变成我们所有人的机遇。我希望这是我能去做的事情。”马云告诉彭博社,他认为从事的教育工作可以成为中美两国关系的粘合剂,“有一样东西我们是共同的: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有爱、尊重和信任的心灵。这是我们应该有的共同语言。”

另一方面,《纽约时报》认为,“随着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在企业中扮演更多的角色,中国的商业环境恶化”。

马云有一句名言:“和政府恋爱,但不要结婚。”

但这种情况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过去几天,中非论坛,马云被认为是中国最活跃的企业家,有报道称,马云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5天接待了5位非洲国家的总统,再往前,新上任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访问中国的第一站也是选择了阿里巴巴总部。

因此网上有一些言论把马云往政治上牵连,这会为这位行事张扬的企业家带来风险。

马云说话也在变得谨慎,4月23日的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是一个转折点,从这一天开始,马云宣布他在任何公开场合的演讲都会照着稿子念,““我今年不敢多做演讲了,但是有些地方不得不去,我决定从今年开始尽量照着稿子念。”

再同一场合,他高调赞扬了中国政府对企业家精神的弘扬和保护,“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么壮大的企业家群体,中国的企业家也从来没有像今天受到如此的重视。”

“我想现在肯定是中国历史上企业家数量最多、企业家地位最高、企业家经营环境最好的时代。”马云延续了他过往对政府的高度讴歌,他说,“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呼唤让我们心潮澎湃。”

再往前追溯,马云在2017年11月底拍的一部电影短片《功守道》上映,被外界普遍解读为马云想借此向上级表达他无意仕途。

随后12月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的乌镇饭局滋生的一些言论让马云恼火,当时那张风光一时的照片里坐着很多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以马化腾为首。这件事让马云罕见地主动接受媒体采访。

舆论猛于虎。

9月5日,马云说:“我每次去讲,讲对了是应该,讲错了,或者没有讲仔细,或者我自己没有搞清楚的会成为标题,然后麻烦就大了。当然,我也不怕麻烦。”

曾经做过英语老师的马云对教育有一种偏执的热爱,从2014年成立马云公益基金会以来,他投身于乡村教育,每年在中国农历腊八节选择在海南三亚举办乡村教师颁奖典礼,据悉今年还将把乡村校长颁奖合并进来,为那些在偏远地区、教育资源差的地方依然坚守的乡村教师们提供支持。

彭博社记者问马云会不会像比尔·盖茨一样把大部分财产都捐出去,马云说:“我的财富可能永远都不会超过比尔·盖茨,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做得比他好,我会比他退休早,我会在教育里有所作为,我可以做得很独特、与众不同,用我脑子里的一些东西。”

马云在9月5日分享了很多他对中国教育的思考——

我其实是蛮担心今天中国很多人口袋里有钱,脑袋里啥都没有。你脑袋里有的东西,有知识,你身上学到的东西是谁都剥夺不了。钱,会破产,会被人骗,会瞎投资没了。但是这些孩子脑袋里的知识,他学到的东西是没有人可以从他们身上剥夺过去的,他们终身受益。

中国以前的教育,我认为很好,但现在出现大量资源放到大学、研究院和博士,我认为这是不靠谱的。我认为应该把教学资源放在幼儿园,放在小学,放到初中,放到高中。等到你放到大学、研究生已经太晚了,木头已经成型了,很难搞。

衡量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平、文明程度,不在于大城市,精英阶层,而在于底端做得多好,农村教育做得多好,农村教育文明发展得多好,贫困地区所受的教育资源是否足够,这是一个国家文明的重要标准。

中国的体育运动讲的是集体主义精神,真正的体育运动讲的是团队主义精神。集体主义是把所有个性都消灭掉,而团队是一定要有个性的。

不会团队合作,中国怎么和世界团队合作。我们的孩子不会团队合作,他们怎么可能受人欢迎。你如果不懂得跟人合作,没有大爱,没有责任,没有担当,不敢出来说NO,这种人是不会受人欢迎的。

我自己觉得音乐、体育、美术就是要从小开始教起,从托儿所、幼儿园开始教起。这些文化是种子,教和育是两回事。我们现在的学校过度关注了教,而忽略了育,育是品德,育是性格,育才是一个人有魅力。

可以预见的是,马云接下来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可能很大一部分在于音体美这些专注挖掘学生个性的领域,而非数理化这些文化课上。

《纽约时报》评论道:“马云的退休使他成为中国杰出的互联网企业家中第一批辞职的人之一,对中国的大亨来说,50多岁就辞职是罕见的,他们通常会在公司高层任职多年。”

但马云不走寻常路已经很多年,他日前公开说“马云是马云,我是我”——

我不是那个人,那个人是你们想象中的人。他第一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好,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坏,你们已经把他想象成那个样子,反正我是不愿意当那个人。

马云说:“我是个处女座,追求完美,追求改变。”

这一次,他的改变是用书卷气洗掉自己身上商人的气息。

1 0 13)